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字級大小

橫跨歐盟的隱形障礙

發布日期 2012-03-22 00:00:00

[YE4A張嚳比 / UE1B鄭君妤 編譯]


 


身為27個歐盟會員國的公民皆享有能夠自由地跨越歐盟各國及在所有歐盟國內工作的基本權利。



理論上,歐盟公民若想自由遷徙理應暢行無阻,但現實卻非如此;且歐盟公民有時似乎不明白他們在其他歐盟國家享有哪些權利。


2007年,也就是歐盟東擴後的第3年,荷蘭敞開了大門開放工作機會給來自中歐及東歐的人民。身為歐盟公民,波蘭人民不需要工作許可證(work permit),只需一本護照或一張簡單的身分證便能前往荷蘭工作。



目前有35萬東歐人民定居荷蘭,在經濟危機中種族歧視的風險逐漸升高。Geert Wilders網站上所發佈的內容與論調就是個好例子,極右主義組織指責來自中歐及東歐的勞工竊取了荷蘭人的工作機會。



歐洲內部的遷移呈現多面向,大多數人可以從容面對,但也有人面臨困難。在Heindoven因此成立了名為「Migranda」的組織協助移民捍衛自身權利。



社會福利(social security)為首要解決的問題。當移動勞工在某一國家納稅,若搬移至另一個國家時又將如何呢?此類情況對於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人民更顯嚴重,歐盟包含荷蘭在內的9個會員國仍然對於持有工作許可證的公民實施工作限制。


 


目前有1,200萬歐盟公民居住於非原出生地的其他歐盟國家,數量僅佔歐盟總人口數的2.5%,而即使是受過優良教育且具專業技能的歐盟公民也會遇到行政阻礙。



要想確實了解所在國家的社會福利、醫療保險、註冊車輛及申請非歐盟籍配偶的居留權等問題,對於想搬遷至其他歐盟國家的歐盟公民仍然不輕鬆。



在布魯塞爾,獲歐洲值委會指導的援助計畫組織(ECAS)負責提供歐盟公民權利的資訊及諮詢服務;而身為ECAS職員之一的Claire認為,歐盟各會員國皆為歐盟移民者設置了越來越多的障礙。



例如,比利時當局的強硬與不諒解已為目前居住於布魯塞爾的歐盟移民製造了家庭居住的問題。以Dafydd ab lago為例,他和他的妻子正為孩子努力爭取相同名字的權利,父親擁有比利時和英國國籍,母親則是西班牙籍。



Dafydd ab lago解釋說:「在我們的家庭裡有三個不同的國籍,我們的孩子也擁有西班牙國籍,西班牙人享有來自父親和母親的兩個姓氏,就是問題的來源:比利時法律仍受拿破崙法律影響規定小孩沒有例外必須隨父姓,歐洲法院似乎也明白此項條款,同一個孩子在不同國家擁有不同的名字不僅可笑,根本是一種歧視,也成為自由行動權利的限制。當你的護照上有著不同的名字,你要如何證明你就是同一人?」



很顯然地,歐盟公民要能自由地於歐盟各國工作和旅行仍有一段漫長的道路要走。


 


----------------
資料來源:
http://www.euronews.com/2012/03/19/invisible-barriers-across-europe/

[YE4A張嚳比 / UE1B鄭君妤 編譯]
 
身為27個歐盟會員國的公民皆享有能夠自由地跨越歐盟各國及在所有歐盟國內工作的基本權利。

理論上,歐盟公民若想自由遷徙理應暢行無阻,但現實卻非如此;且歐盟公民有時似乎不明白他們在其他歐盟國家享有哪些權利。
2007年,也就是歐盟東擴後的第3年,荷蘭敞開了大門開放工作機會給來自中歐及東歐的人民。身為歐盟公民,波蘭人民不需要工作許可證(work permit),只需一本護照或一張簡單的身分證便能前往荷蘭工作。

目前有35萬東歐人民定居荷蘭,在經濟危機中種族歧視的風險逐漸升高。Geert Wilders網站上所發佈的內容與論調就是個好例子,極右主義組織指責來自中歐及東歐的勞工竊取了荷蘭人的工作機會。

歐洲內部的遷移呈現多面向,大多數人可以從容面對,但也有人面臨困難。在Heindoven因此成立了名為「Migranda」的組織協助移民捍衛自身權利。

社會福利(social security)為首要解決的問題。當移動勞工在某一國家納稅,若搬移至另一個國家時又將如何呢?此類情況對於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人民更顯嚴重,歐盟包含荷蘭在內的9個會員國仍然對於持有工作許可證的公民實施工作限制。
 
目前有1,200萬歐盟公民居住於非原出生地的其他歐盟國家,數量僅佔歐盟總人口數的2.5%,而即使是受過優良教育且具專業技能的歐盟公民也會遇到行政阻礙。

要想確實了解所在國家的社會福利、醫療保險、註冊車輛及申請非歐盟籍配偶的居留權等問題,對於想搬遷至其他歐盟國家的歐盟公民仍然不輕鬆。

在布魯塞爾,獲歐洲值委會指導的援助計畫組織(ECAS)負責提供歐盟公民權利的資訊及諮詢服務;而身為ECAS職員之一的Claire認為,歐盟各會員國皆為歐盟移民者設置了越來越多的障礙。

例如,比利時當局的強硬與不諒解已為目前居住於布魯塞爾的歐盟移民製造了家庭居住的問題。以Dafydd ab lago為例,他和他的妻子正為孩子努力爭取相同名字的權利,父親擁有比利時和英國國籍,母親則是西班牙籍。

Dafydd ab lago解釋說:「在我們的家庭裡有三個不同的國籍,我們的孩子也擁有西班牙國籍,西班牙人享有來自父親和母親的兩個姓氏,就是問題的來源:比利時法律仍受拿破崙法律影響規定小孩沒有例外必須隨父姓,歐洲法院似乎也明白此項條款,同一個孩子在不同國家擁有不同的名字不僅可笑,根本是一種歧視,也成為自由行動權利的限制。當你的護照上有著不同的名字,你要如何證明你就是同一人?」

很顯然地,歐盟公民要能自由地於歐盟各國工作和旅行仍有一段漫長的道路要走。
 
----------------資料來源:http://www.euronews.com/2012/03/19/invisible-barriers-across-euro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