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 字級大小

危機與偏見:東歐的右傾

發布日期 2012-02-07 00:00:00

原文作者:Keno Verseck
YS3A 王思齊編譯
--------------------------------
匈牙利正面臨破產及政權動盪不安的危機,以致歐盟決定採取合法的政權抵禦措施,但是這問題波及更為廣大,形成東歐支持國家主義者和民粹主義者的人數日益增長。

匈牙利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án)在幾年之內徹底改變國家,包含管制公民和新聞自由、奪走人民自主權、通過帶有先前獨裁民族主義領導人霍爾帝(MiklósHorthy)意志之國家法規。

在歐盟之中,匈牙利處於政治孤立與瀕臨破產邊緣的情勢,且歐盟執行委員會決定採取法律措施抵制匈牙利,其中布魯塞爾將歐爾班進行法規改革的行為視為對歐盟法規的牴觸,並威脅拒絕提供匈牙利經濟救援。對一個改革模式曾經被其他歐盟國視為效仿對象的國家而言,這樣的發展的確令人感到訝異。

歐爾班曾經是受讚譽的政客,如今則較像是俄羅斯總理普亭(Vladimir Putin)與委內瑞拉強人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的混合體,但這位出身匈牙利西北部小城(Alcsútdoboz)的小政客決非特殊案例,歐爾班與其掌管的匈牙利代表著一股席捲中、西歐的政治風氣。

在歐債危機的陰影之下,一場危險的風暴正在蘊釀,東歐從未自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所帶來的毀滅性結果中復原,越來越多的東歐國家正面臨財務與經濟失衡、與衍生債務間的抗爭、高預算赤字、經濟衰退及失業率的威脅。

然而,飽受威脅的不只有不堪一擊的經濟,許多中、南歐社會缺乏政治與社會上的穩定,這些區域在二十年來不斷實施改革與強硬的緊縮政策,人民已經感到精疲力竭,對民主感到疲倦,在疑歐主義(euroskepticism)之下對西歐國家感到厭惡,

匈牙利經濟學家László Lengyel表示:「在許多層面上,此過程類似東歐在70與80年代的社會主義理想破滅;可能導致波蘭、斯洛伐克、匈牙利等東歐國家將淪為絕望及極端主義(extremism)的犧牲品。」

【民粹主義(Populism)與國家主義(Nationalism)的復甦】

羅馬尼亞政治學者Cristian Pârvulescu認為這是場「東歐民主危機」(crisis of Eastern European democracies),東歐公民對於加入歐盟所抱持的高度期望在許多層面上並未獲得滿足;Pârvulescu並觀察到民粹主義與國家主義有復甦的現象,布魯塞爾應將匈牙利的發展視為警訊。

匈牙利的確可被視為國家轉型危機的實際教材。在匈牙利共產主義者下台與自詡為和平革命後,國家機構與經濟中的菁英卻未隨之改變。民眾在享受獨裁政權結束的短暫歡愉後,匈牙利的經濟陷入快速且長期的衰退,數十萬人突然失業。在少數的老少菁英們透過曖昧且非法的方式侵佔公有財產以中飽私囊之下,其餘的民眾被迫面臨反覆的經濟與社會的衝擊治療。

千禧年後,當許多國外公司將產業東推時,匈牙利成為第一個因全球化而犧牲的東歐國家,國內主要經濟來源;包含:農產品與食品工業已失去競爭力,導致匈牙利在2004年加入歐盟後,產業卻無法與其相競爭。

然而,在2002年至2010年期間,社會自主聯盟(socialist-liberal coalition)政府卻未能解決國內任何迫切的問題,反而善於政治爭論迴避、管理失當和貪汙。若沒有這迷失的八年,歐爾班與其偏右且採國家主義的青民黨(Fidesz Party)不會在2010年4月的選舉中獲得2/3得票率的壓倒性勝利。

【真正的問題】

保加利亞政治學者Ivan Krastev認為歐爾班試圖透過國家主義政策解決匈牙利的危機,Krastev表示:「西歐低估了歐爾班本身的態度及政策,目前匈牙利的鄰近國家正對布達佩斯保持著觀察態度,假如一個政府除了國家主義模式以外沒有其他事物能提供給人民,會導致什麼結果?如果四或五個東歐國家皆效法歐爾班,歐盟就會面臨真正的麻煩。」

這種發展其實早在預料之中,長期以來歐盟在東歐已失去規範的能力,從波羅的海到保加利亞,幾乎沒有一個東歐民眾真正支持歐盟的計畫。捷克總統Václav Klaus一直煽動民眾對抗歐盟和歐元,引起國家政治騷動;而在近期,針對歐盟財務的抗爭已導向政府的危機。在愛沙尼亞,一股憤怒正持續延燒著對抗歐元緊急財政援助可能的支出。斯洛伐克在三月的選舉後,於2006年至2010年執政的民粹主義前總理Robert Fico可能再次獲得執政權;而當局勢不明朗時,羅馬尼亞的民粹主義總統Traian Basescu相較於親歐盟,則更支持美國。

歐盟中唯有東歐領地最大的波蘭對抗此股趨勢。自2007年開始,採國家主義之法律與公正黨(Law and Justice party)已在選舉中失勢;在2011年10月的議會選舉中,實務且親歐的候選人則獲得選民多數支持。領導波蘭國際事務研究所(Polish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政治學者Marcin Zaborowski則認為這代表著「波蘭政治領域的持續成熟發展與國家主義及民粹主義的衰敗」。

【歐盟中最貧窮的成員】

但探討歐元區社會經濟發展最低落國家時,波蘭仍位居於末位。羅馬尼亞、波蘭與保加利亞國已開始有勞工人口外移的現象,目前約有兩、三百萬的羅馬尼亞民眾前往西歐國家工作,多數勞工並無專業技能;同時之間,具有專長的學者、工程師與醫師也開始外移,導致羅馬尼亞的小城與郊區近乎缺乏完善的醫療照護。

此外,執法不確實與貪汙亦為這些國家的普遍現況,影響層面之深遠導致境內人民對民主制度與政府機關失去了信任。保加利亞政治學者Ivan Krastev表示,許多民眾認為他們生活在一個沒有民主權利與投票機會的「民主」國家。

匈牙利的例子便證明了:對政府機關失去信任可能導致的除了歐爾班所領導的青民黨得勢外,偏右的「更好的匈牙利運動」政黨(編按:Jobbik Magyarországért Mozgalom,簡稱Jobbik,意思為The Movement for a Better Hungary)更在2010年的選舉中獲得17%的選票,成為匈牙利第二大黨。

民調顯示,右派及極端份子的言論在近幾年確實營造了一股憎恨氛圍,有將近2/3的匈牙利民眾認為猶太人對於國內經濟的影響過大,而羅姆人(編按:舊稱吉普塞人)則因為基因問題有犯罪傾向。

其中匈牙利所討厭的「外來人士」他們又稱Piresians,意指從2006年開始在國內出現的「外來人士」,而布達佩斯的民意調查機構(Tárki)發明這名詞的目的,是為了控制國內對外國人的無理仇視的說法。
---------------------
新聞原文:德國<<鏡報>> SPIEGEL
網址:http://goo.gl/YOLYM原文作者:Keno Verseck
YS3A 王思齊編譯
--------------------------------
匈牙利正面臨破產及政權動盪不安的危機,以致歐盟決定採取合法的政權抵禦措施,但是這問題波及更為廣大,形成東歐支持國家主義者和民粹主義者的人數日益增長。

匈牙利總理歐爾班(Viktor Orbán)在幾年之內徹底改變國家,包含管制公民和新聞自由、奪走人民自主權、通過帶有先前獨裁民族主義領導人霍爾帝(MiklósHorthy)意志之國家法規。

在歐盟之中,匈牙利處於政治孤立與瀕臨破產邊緣的情勢,且歐盟執行委員會決定採取法律措施抵制匈牙利,其中布魯塞爾將歐爾班進行法規改革的行為視為對歐盟法規的牴觸,並威脅拒絕提供匈牙利經濟救援。對一個改革模式曾經被其他歐盟國視為效仿對象的國家而言,這樣的發展的確令人感到訝異。

歐爾班曾經是受讚譽的政客,如今則較像是俄羅斯總理普亭(Vladimir Putin)與委內瑞拉強人總統查維茲(Hugo Chávez)的混合體,但這位出身匈牙利西北部小城(Alcsútdoboz)的小政客決非特殊案例,歐爾班與其掌管的匈牙利代表著一股席捲中、西歐的政治風氣。

在歐債危機的陰影之下,一場危險的風暴正在蘊釀,東歐從未自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所帶來的毀滅性結果中復原,越來越多的東歐國家正面臨財務與經濟失衡、與衍生債務間的抗爭、高預算赤字、經濟衰退及失業率的威脅。

然而,飽受威脅的不只有不堪一擊的經濟,許多中、南歐社會缺乏政治與社會上的穩定,這些區域在二十年來不斷實施改革與強硬的緊縮政策,人民已經感到精疲力竭,對民主感到疲倦,在疑歐主義(euroskepticism)之下對西歐國家感到厭惡,

匈牙利經濟學家László Lengyel表示:「在許多層面上,此過程類似東歐在70與80年代的社會主義理想破滅;可能導致波蘭、斯洛伐克、匈牙利等東歐國家將淪為絕望及極端主義(extremism)的犧牲品。」

【民粹主義(Populism)與國家主義(Nationalism)的復甦】

羅馬尼亞政治學者Cristian Pârvulescu認為這是場「東歐民主危機」(crisis of Eastern European democracies),東歐公民對於加入歐盟所抱持的高度期望在許多層面上並未獲得滿足;Pârvulescu並觀察到民粹主義與國家主義有復甦的現象,布魯塞爾應將匈牙利的發展視為警訊。

匈牙利的確可被視為國家轉型危機的實際教材。在匈牙利共產主義者下台與自詡為和平革命後,國家機構與經濟中的菁英卻未隨之改變。民眾在享受獨裁政權結束的短暫歡愉後,匈牙利的經濟陷入快速且長期的衰退,數十萬人突然失業。在少數的老少菁英們透過曖昧且非法的方式侵佔公有財產以中飽私囊之下,其餘的民眾被迫面臨反覆的經濟與社會的衝擊治療。

千禧年後,當許多國外公司將產業東推時,匈牙利成為第一個因全球化而犧牲的東歐國家,國內主要經濟來源;包含:農產品與食品工業已失去競爭力,導致匈牙利在2004年加入歐盟後,產業卻無法與其相競爭。

然而,在2002年至2010年期間,社會自主聯盟(socialist-liberal coalition)政府卻未能解決國內任何迫切的問題,反而善於政治爭論迴避、管理失當和貪汙。若沒有這迷失的八年,歐爾班與其偏右且採國家主義的青民黨(Fidesz Party)不會在2010年4月的選舉中獲得2/3得票率的壓倒性勝利。

【真正的問題】

保加利亞政治學者Ivan Krastev認為歐爾班試圖透過國家主義政策解決匈牙利的危機,Krastev表示:「西歐低估了歐爾班本身的態度及政策,目前匈牙利的鄰近國家正對布達佩斯保持著觀察態度,假如一個政府除了國家主義模式以外沒有其他事物能提供給人民,會導致什麼結果?如果四或五個東歐國家皆效法歐爾班,歐盟就會面臨真正的麻煩。」

這種發展其實早在預料之中,長期以來歐盟在東歐已失去規範的能力,從波羅的海到保加利亞,幾乎沒有一個東歐民眾真正支持歐盟的計畫。捷克總統Václav Klaus一直煽動民眾對抗歐盟和歐元,引起國家政治騷動;而在近期,針對歐盟財務的抗爭已導向政府的危機。在愛沙尼亞,一股憤怒正持續延燒著對抗歐元緊急財政援助可能的支出。斯洛伐克在三月的選舉後,於2006年至2010年執政的民粹主義前總理Robert Fico可能再次獲得執政權;而當局勢不明朗時,羅馬尼亞的民粹主義總統Traian Basescu相較於親歐盟,則更支持美國。

歐盟中唯有東歐領地最大的波蘭對抗此股趨勢。自2007年開始,採國家主義之法律與公正黨(Law and Justice party)已在選舉中失勢;在2011年10月的議會選舉中,實務且親歐的候選人則獲得選民多數支持。領導波蘭國際事務研究所(Polish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的政治學者Marcin Zaborowski則認為這代表著「波蘭政治領域的持續成熟發展與國家主義及民粹主義的衰敗」。

【歐盟中最貧窮的成員】

但探討歐元區社會經濟發展最低落國家時,波蘭仍位居於末位。羅馬尼亞、波蘭與保加利亞國已開始有勞工人口外移的現象,目前約有兩、三百萬的羅馬尼亞民眾前往西歐國家工作,多數勞工並無專業技能;同時之間,具有專長的學者、工程師與醫師也開始外移,導致羅馬尼亞的小城與郊區近乎缺乏完善的醫療照護。

此外,執法不確實與貪汙亦為這些國家的普遍現況,影響層面之深遠導致境內人民對民主制度與政府機關失去了信任。保加利亞政治學者Ivan Krastev表示,許多民眾認為他們生活在一個沒有民主權利與投票機會的「民主」國家。

匈牙利的例子便證明了:對政府機關失去信任可能導致的除了歐爾班所領導的青民黨得勢外,偏右的「更好的匈牙利運動」政黨(編按:Jobbik Magyarországért Mozgalom,簡稱Jobbik,意思為The Movement for a Better Hungary)更在2010年的選舉中獲得17%的選票,成為匈牙利第二大黨。

民調顯示,右派及極端份子的言論在近幾年確實營造了一股憎恨氛圍,有將近2/3的匈牙利民眾認為猶太人對於國內經濟的影響過大,而羅姆人(編按:舊稱吉普塞人)則因為基因問題有犯罪傾向。

其中匈牙利所討厭的「外來人士」他們又稱Piresians,意指從2006年開始在國內出現的「外來人士」,而布達佩斯的民意調查機構(Tárki)發明這名詞的目的,是為了控制國內對外國人的無理仇視的說法。
---------------------
新聞原文:德國 SPIEGEL
網址:http://goo.gl/YOLYM